最后的言灵师

作者:莲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警报,大转折!

      有了司徒天的应允,包子们渐渐的绽放肚皮,纷纷点了自己喜欢吃的菜来祭五脏庙。
      
      可以抱着两个红烧肉大铁锅埋头猛吃,满嘴流油又肥又香实在不能更给力了!
      待小肚子撑得鼓鼓,胃部凸出了一块小肥肉,铁锅里连肉汁都被舔得不剩时,龙.尘斯终于满足地伸了个懒腰,用力一抹嘴角的油星,心中对司徒天的好感度上升了不止10个百分比。
      
      粑粑真是高大英俊!从今以后就跟粑粑混了!
      
      一顿饭下来食量惊人的包子们几乎吃进去了小半月的房租,司徒天却并不心疼钱。
      不,确切的说他从来不心疼花在孩子们身上的钱。
      司徒天自己只点了一碗素面,吃完以后索性也无事,干脆托着下巴拄在桌面上看儿子们吃。
      
      儿子们高兴了,他就高兴。
      司徒天笑着蹭了蹭磨破的手指。
      不枉他在带儿子们离开小镇前紧赶慢赶卖了几幅画压裤兜,现在都派上用场了,呵呵。
      
      吃饱喝足,回家洗洗涮涮早点睡觉。
      因为,明天将会是一个非常忙碌的日子。
      
      要等煤气公司的人来给家里开栓、还要带着小镇开据的暂住和通过许可到原特之城的民众大厅填单子办理户口登记和身份证补办。
      估计这些做完一个上午差不多就忙过去了。
      中午要快点赶回家给儿子们做饭,下午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办呢。
      
      ——爸爸要去应聘了!
      
      连特森镇上杂货铺的老板韦尔斯有个姐姐两年前嫁到原特之城,做了一家挂靠政府中心的画廊老板娘。
      
      而韦尔斯的姐夫在画廊成立前是原特当地警察署的一个小头头,人脉很广,平日里油水也不少,只是后来的某些行为触到了上级老古董们的忌讳,虽然没有将他无情的一撸到底,却打发到了根本无法再深入到机关内部的外边缘做了个小老板。
      专门与刑警科合作画一画犯罪分子们头像之类,偶尔也给政府形象做点正能量的虚假广告宣传,算是警署的一个小科室,只是除了工资保证外,其他方面却与革职毫无差别了。
      
      临出发来原特之城前,韦尔斯帮司徒天挂售了不少半手工临摹的立体画,基本都是以雪山背景。
      
      因为自打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整天带儿子们围着那白花花的破山头转悠,每天开窗就能瞄到。
      放在地球上来说稀疏平常连也许中学生都会做的粘纸手工画,对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它们却是无比新奇又漂亮的,韦尔斯自然也发现了司徒天在绘画制作方面的凸出天赋。
      
      他给了司徒天一张名片,算是对司徒天送给他那幅等于手续费的樱花雪山图还礼,“到主城以后,拿着这个去画廊就行了。”末了,他还有感而发了一句,“你真是个好爸爸。”
      
      “谢谢您。”司徒天很高兴地接过名片,由衷感道。
      
      他有预感,画廊的工作会是未来家里的生活重要来源!
      
      韦尔斯忽然一笑,“你也是一个好妈妈。”
      
      司徒天,“…………”
      
      = =其实你不加后面那句,我会感谢你一辈子的。
      
      而此时,被全小镇淳朴的人民们扣上“贤惠手巧爸爸”大帽子的司徒天排在了民众大厅里长长的补办身份大队伍中、一个比较靠中的位置,一面巴望窗口进行的速度,一面不停地看表。
      昨天打电话给画廊报备名字的时候,和韦尔斯的姐夫约了下午两点钟去面试。
      
      可现在都一点半了!
      第一次和未来的老板见面,怎么也不能迟到啊。
      
      煤气公司在早上七点半那会儿就装完了新煤气表,司徒天简单的热了热牛奶和包子给孩子们弄好早餐,大概八点十多分就从家里出来了,但当他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人已经聚集了很多。
      一直排到现在,队伍好不容易有所前进了。
      
      “你很着急?”站在司徒天前面的男人侧过身,他的背已经快让司徒天瞪出窟窿来了。
      
      “呃,是啊。”司徒天抬起头,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笑,内心的小天枰正在无比挣扎中。
      一边是重要的身份,一边是重要的工作……
      
      浅蓝色的瞳中闪过一道惊艳,男人望着他手中的资料,了然道,“只有外市开的证明,没有填申请资料吗?”
      
      “申请资料?”司徒天一脸茫然,“我填了这个表。”
      他示意了一下手中的某张纸。
      
      对方却摇摇头,“这个不是必须的。你要先去那边的3号窗领一份申请资料填好了,排这个4号窗口才有效。”
      没有那个表格,即使站这里排到头也了没用。
      
      司徒天,“…………”
      
      弄了半天,我白排了这么久吗?
      
      司徒天苦着脸与男人道谢,快速转身朝3号窗那边走去。他并不知道男人眼底划过的兴味,及看到司徒天那张鼓成包子状的精致侧脸时,心中轻轻的抽动。
      “真是个漂亮的人。”
      
      “伦纳德,你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嘟囔什么呢?”跑去角落里听电话回来的弗格斯狠狠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没什么。”伦纳德淡笑,“叔父怎么说?”
      
      “切——老头子让我们直接上楼去找人!我就说早点打电话吧,你非要体验什么平民生活,这破大厅快热死了!”
      
      伦纳德将资料交还到他的手中,笑脸不变,“要补办身份的人、又不是我,自己去!”
      
      “啊啊——伦纳德,别这样,一起去吧!伦纳德……”
      
      “注意你的分贝,弗格斯。”伦纳德目光从被小弟钳住的胳膊,无意间滑向了正在3号窗口,弯着点腰与工作人员对话的司徒天。
      冷色系的衣服,穿在男人身上却出现了温暖照人的效果。
      
      “这个资料我可以明天送来吗?”司徒天急切地扒着理石面窗台问。
      
      工作人员头也没抬地飞快盖着章,“可以,明天会开两个窗口同时办理。”
      
      “太好了,谢谢!”司徒天决定了,明早六点就来排队!
      一定要在上午办完,中午赶回家给儿子们做饭。
      
      拿着印章的手顿了顿,负责3号窗口接待的里沙蓦地抬起头,结结实实地怔住了。
      民众大厅里嘈杂的人群,因为一个男人捧着资料表含笑走过,而稍稍出现了那么一小会儿的安静。
      
      接下来就是画廊的面试,司徒天对自己专业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在地球上,学美术是非常烧钱的。司徒家父母早逝,他这个做大哥的早早就扛起了家里的生活担子。
      拉扯两个弟弟长大,用最廉价的画具参加绘画比赛……
      他的一双手除了写字画画,还端过盘子刷过碗,做过保洁,倒卖光盘,甚至悬在高空给大厦擦过玻璃……
      
      即使司徒家的条件在三兄弟工作稳定后不断提升,司徒天也不曾想过要遗忘那段辛苦的记忆。
      都是人生最宝贵的经历。
      
      所以,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
      哪怕我们家现在很穷,哪怕我们家现在还是黑户……我曾经能带两个弟弟,现在就能养活五个儿子!
      
      站在街的拐角,司徒天脸色沉静地将手上包的创可布丢进垃圾桶里,露出白皙却带着点伤口的手指,静静地握成拳。
      他比任何人都喜欢画画,更珍惜每一次画画的机会。
      
      你一定可以的,孩子他爸!
      
      ————
      
      PM 1点52,司徒天在巷尾1番街找到了门脸格外低调的画廊,不大的招牌下,画着一个政府机关的标志,已经有些掉漆了。
      
      “您好,我是昨天打过电话的司徒天。”
      
      “呦,是小舅子介绍的朋友啊。”叼着一个烟斗,整个人都缩进宽大皮沙发里的画廊老板詹森笑着朝他点点下巴,“过来坐,在试手前先谈谈你的要求。我听韦尔斯说了,你是个不错的爸爸。”
      
      “…………”为什么下意识想到那句妈妈该怎么破!
      司徒天嘴角狠皱了两下,努力让笑容看起来得体无差,“要求说不上,只是想和詹森先生商量一下工资现金化的问题。”没有身份证的人办不了银行卡。
      
      “月结,发现金,这个没问题。”詹森吸了两口烟嘴,想了想说,“一会儿你先和甄妮去试试手,如果被她认可入取,你正式上班的第一周我可以先预支你一个月的工资。”
      
      “真的吗?”司徒天被这个消息砸得晕晕乎乎。
      
      “啊。一个大老爷们带着五个孩子不容易。”不过身份这个问题确实麻烦,“我想韦尔斯那家伙也和你说了,我们这里虽然是小店,却挂靠了政府警署那帮老油条,录取的员工资料都必须上报。”
      
      “补办申请提交以后,要等十五个工作日。”
      
      “十五个?哼,那帮吃老百姓税款的蠢货们最少会拖上两个月。”詹森不屑地皱了皱眉,“这样吧,你只要先把补办资料交上去以后,给你开的领取条子拿来就行。”
      
      “好,我明天一早儿就去排队办!”
      
      “呵,你也不用太急,先让甄妮带你去画室吧。”詹森示意司徒天跟着一名女警走,在人离开前,他还不忘感叹一句,“都生了五个孩子,还像年轻人一样这么有干劲儿啊!”
      
      司徒天脚下一滑,鞋带踩松了= =!
      
      这个世界的电脑技术非常落后,系统甚至还不如地球上多年前就淘汰掉的W97,屏幕黑漆漆的分辨率和真彩都非常低。
      没有电子手绘板,一切必须全靠人工纸绘,再通过电子扫描仪传上电脑打印发布出去。
      
      甄妮给司徒天安排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厚重硬皮册子,交在他手里,“从里面选一个人的头像,快速临摹。不用有压力,只是先考察一下你的素描基本功。”
      
      “好。”司徒天翻开册子,“随便选就可以吗?这些人都是……”
      
      “噢,这本是通缉犯名册。”甄妮指了指他正翻的那页,用笔尖在上面点了两下,“按照赏金高低来排序的。你现在看的这个叫做天的男人,就是全大陆赏金最高的通缉犯。”
      
      司徒天,“天?”
      
      甄妮想了一下,说,“不如你直接画天好了,这个男人的特征并不好抓,不过他左耳上戴的那个星星耳饰挺特殊,全大陆只有一对。”另一只耳饰在亚特城堡的最高机密档案里被列为禁物了。
      
      司徒天,“…………”
      
      原来这个锈到拿去集市底价都没人换的破烂,全大陆只有一对吗?
      尼、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更新……你们这群浑蛋!再叫莲受咱就罢工!必须摇旗呐喊莲攻,莲攻高兴必须给力加更!快点叫,这周说不定可以兑现噢!
    么么哒!谢谢坚持到现在看文的妹子咯。
    最后推荐基友们的文,我忘了好几天,今天终于记起来了捂脸。
    他们写的都很好=3=咱都有在追!不过更新速度肯定不如我,哈哈哈哈哈哈……



    你好毒
    走啊,一起撸串!



    初云
    和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重生之苍云无惧
    蓄力待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