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言灵师

作者:莲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能力,言灵师!

      傍晚时分,司徒天夹着自己的作品告别了满意的甄妮和烟斗依旧在不断冒青烟的詹森,匆匆地离开了小画廊。
      
      “怎么样。”詹森笑眯眯地吸了两口,一脸悠哉,“我小舅子说这男人挺有才的,随手缝几块布就被人满街追着签合同。”
      
      “功底扎实。”一向见不惯他散漫样的甄妮脸色骤然冷了下来,“顶你五个。”
      
      “啊呵呵呵……”詹森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灭掉烟,“好歹我也是你的上司啊。不过能被甄妮这样评价,看来孩子们的爸爸确实是个不错的人才。明天他会去大厅办补办身份,拿来条子以后先给他预支一些工资。一个男人当爹又当妈的属实不容易啊。”
      
      “明白了。”甄妮颔首。
      将司徒天在画画时某些不在状态的表现,视为了基本紧张。
      
      毕竟再怎么小的画廊也是挂在政府名下的,工资待遇不差,又是个铁饭碗。
      近些年原特之城的外来人口不断膨胀,导致物价飞涨,房源短缺,生活和就业压力越来越大,想找个稳定点的工作已经不太容易了。
      
      甄妮转身离开了詹森的办公室,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在画廊员工名册的最后一页上写下了司徒天的名字。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名字下面的基本信息,再也没有机会填满了。
      
      司徒天出门右转,抿唇紧咬了一口牙,手指用力弯曲,他几乎捏爆了拳头,才勉强凭着一股疼劲儿得以保持住冷静,脚步平稳地走过了原特的两条主要大街。
      直到他隐隐约约看见自家刚住上的居民楼,司徒天便再也撑不住地狂奔起来,他真担心自己下一刻就腿软的摊在路边。
      
      为了面试的时候能给人留下个好印象,让自己看上去正式一些,司徒天今天还特意穿上了家里唯一一件还算像样的西装外套,打了一个自己改制的黑领带。
      外套是纯棉的料子,透气性非常好。
      可此时,司徒天却仿佛一个刚从水里被搜救队打捞上来的人,浑身上下再无干爽。
      
      指骨节泛白地用力卡在家楼下的花坛上,努力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喘气,却还是感觉到了无边的窒息,沉沉重重地朝他叠加而来。
      绝望,从未如此靠近。
      
      为什么、会是这样。
      
      青铜色上面镶着一块磨损到无光的宝石,看上去真的又旧又不值钱,司徒天深深记得那个全大陆只有一对的耳饰,在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下午退烧以后就被他顺手给摘下去了。
      总觉得耳垂下面荡着个东西很不习惯。
      
      现在那坠子还放在一个没来得及拆开整理的行李包夹层里。
      
      耳洞在刺痛,是被他揉捏的。
      两腿在打颤,是被吓的。
      
      ——耳饰应该会有仿品吧?
      
      ——这个玩笑很冷,司徒。你认为会有人特意仿制出一个通缉犯习惯戴的耳饰,然后等着被抓?被警署盘问原因?
      别忘了,那可是全大陆“身价”最高的通缉犯,赏金延续至今还在每天飙升。只要抓住他,你可以买下两座原特之城有余。网上有关“天”的一切行踪消息已经被赏金猎人们炒到了五千金币起价。
      
      司徒天软在了花坛上,垂头苦笑。
      原来,“我”脑袋值这么多钱……
      
      幸好,在集市街打听的两个人都不识货。
      幸好,那玩意最后没拿到杂货店去挂售,不然以韦尔斯的阅历……
      
      司徒天抹了一把脸,现在这个狼狈的状态,怎么回家?
      不、暂时还不能回家,有些事情必须要先搞清楚。
      
      司徒天努力站起身准备先离开家附近再做打算,却被坐在露台上抱着刨冰吃的龙.尘斯和司狼俩包子瞄到了。
      司狼生来嗅觉灵敏,龙.尘斯则是对熟悉的气息感觉强烈。
      
      两只小包子同时探出脑袋,龙.尘斯闪着星星眼,“爸爸!”
      今晚有肉不?
      
      司狼却比这货多了一根筋,有些疑惑男人的举动,“爸爸,你不上楼吗?”
      
      被唤道的司徒天背后一僵,缓缓地转过身,目光甚至不敢马上与儿子对上。
      
      你们知道吗?
      其实你们的爸爸是个通缉犯,全大陆赏金第一高的通缉犯。
      
      天、你他妈到底犯了什么大罪!全大陆身价第一高……你觉得被全大陆人们一起通缉很牛逼吗?
      
      司徒天心中愤怒膨胀,简直要恨死前任了,帮他养五个孩子也就认了,毕竟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无亲无靠,把儿子们拉扯长大至少给自己养老送终的人有了。
      但是为什么我要替他接收这样一个大屎盆子?这个世界的头号通缉犯!一生都洗不白的污点!儿子们以后怎么上学……
      
      一只老鼠跑到猫窝里去面试,居然还能活着出来!
      该感谢你在名册上的照片邋遢落魄到连我都没认出来吗?
      
      司徒天扬起脖子,平静了前一刻还波涛汹狠的脸,“爸爸现在就上楼。”
      
      有些事情,还需要孩子们帮忙鉴定一下。
      
      “老二,你过来一下。”进门后,司徒天目光飘过了沉稳却寡言的老大,快速一转,落在了熊茂的身上。
      
      “爸爸回来了?”正举着两个试管认真调对着什么的熊茂一回头,便对上了司徒天严肃无比的目光,“怎么了。”
      
      “过来看看这个。”他将自己在画廊里试手的作品铺在桌面上,纸张已经在兜里被挤压得不成形状,潮湿发软。
      
      但熊茂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纸上画着的男人,“爸爸怎么画了以前的自己?为什么不画现在的呢。”
      正常人都会觉得他现在的样貌比较好吧。
      
      不过男人是怎么“看到”自己以前不修边幅的模样?还刻画得如此精准细致……呵。
      他记得,在那个破家里可是没有一面镜子的。
      有意思。
      
      “不,没什么,随便画画。”
      熊茂沉浸在自己的小心思,并没有观察到男人在听到他话的一瞬间,仿佛五雷轰顶的表情。
      
      很好、通缉犯的帽子是戴定了!
      
      司徒天拿出了今天在民众大厅3号窗口领来的,还没来得及填写的资料表,走到门口的垃圾桶旁,撕成碎片。
      
      已经,不需要了。
      
      烦躁,郁闷,火气一涌而来,却逼得他不得不冷静下来,快速思考一家六口下一步的生存对策。
      
      他并不是一个人,要跑路也必须带着五个球一起跑!
      孩子是无辜的。
      
      首先这个城市是绝逼不能待了,大城市情报传递快,哪怕那画和自己并不像,可谁知道另一只耳饰上面到底有没有指纹之类,在警署里又有没有其他特征信息记录在案……
      
      绝不能冒一丁点风险,我还有儿子们要照顾。
      
      可以预支工资的工作也不能再去了,交了一百多枚银币的房子还没住热乎就要搬走了……
      更可怕的是,咱们一家很可能要当一辈子黑户了!
      
      儿子们无法上学,我也没办法走正常渠道找工作……无论是看房子还是去医院都要比普通人贵上好几倍。
      除非有证据为自己的案底翻盘……
      司徒天摸着下巴开始认真思考这一可能性到底有多少。
      
      天、你他妈真是好样的!
      
      司徒天狠狠握拳忍住砸墙想投案自首换钱报复社会的冲动,走到卧室里换了套干爽的衣服,脑袋上压了一顶黑帽子。
      看起来低调极了。
      
      一定要有作为通缉犯的自觉。
      
      不过这次出门,他需要两个帮手,“炎,小龙。”
      
      老大,“?”
      
      老四,“???”
      
      “和爸爸去买菜。”
      
      老大,“噢。”
      
      老四,“噢噢噢噢好棒!”
      
      揉了揉龙.尘斯的脑袋,司徒天平复不少的心情又变得有些苦涩起来。
      如果可以,我真的一辈子也不想用自己的言灵能力。
      
      他、是一个不合格的言灵师。
      
      “爸爸,我们多买点肉吧!”龙.尘斯主动扯着司徒天的大手,反复摇晃。
      只要一回想起临出门前死狼哀怨的小眼神,他就觉得今天的天气特别好,天空格外蔚蓝!(其实已经黑天了。)
      
      “好。”司徒天淡淡一笑,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把脑袋上罩的黑帽子还给了老大,“还是你戴着吧,炎。”
      天都黑了,刻意的挡脸反而看上去特别可疑。
      孩子戴就不一样了。
      
      “噢。”老大应下。
      
      一行三人来到了过了买菜高峰,人渐稀少的市场里。
      
      “爸爸,卖肉的在那边。”龙.尘斯撒丫子就想跑过去。
      
      却被老大死死拎住衣领,任他小短腿不停乱蹬也没有,“小狼说,听爸爸的。”
      
      “哈?”
      
      果、然、是、司、狼!
      活该爸爸不带你来,人在家还不忘给劳资添堵!
      
      “喂,打个商量,你放我下来,我就去求爸爸晚上抱三鲜饺子。”
      
      “不。”老大坚持。
      
      龙.尘斯显然打错了算盘,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是吃货。
      
      “切——”鼓起包子脸的龙.尘斯暂时放弃了和老大讨价还价,目光开始搜索自家粑粑的身影。
      但是,他很快就被自己所看到的一幕惊呆了,“天、天啊……那个男人在做什么!”
      
      他是想把市场搬回家吗?
      
      后记剧场——
      
      老五:为什么知道自己是通缉犯以后要跑?
      
      司徒天:不跑,难道爬吗?
      
      老五:…………(我问的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婉清的地雷,=3=这周末就加更,不过具体加多少量还要看大家给予的热情鼓励呦……
    PS:有木有人发现,莲妃写到现在的原创文受……全是灵异体质QAQ,这个真不是故意的……
    不是粑粑犯地罪,绝对不认!所以该怎么办好……



    你好毒
    走啊,一起撸串!



    初云
    和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星光不及你
    蓄力待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