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言灵师

作者:莲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转折,来临了!

      刚做好十顿饭还没过两分钟功夫整个小区就停水了。
      望着摆满厨房的盆盆碗碗,司徒天吓出了一身冷汗,口干舌燥的他找到了装雪山上泉水的瓶子,闻了闻发现没有变质,便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给自己压了压惊。
      
      如果再早停那么一小会儿……嘶……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两天他做饭都快做吐了,只要看到铁锅盘子什么脑袋就疼。
      再做下去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谢天谢地,终于把这次言灵的机会得到了。
      
      司徒天穿好了衣服,戴上了一个昨天从夜市地摊淘来的黑框眼镜,顺着记忆的回轮朝那处贩卖信息的情报所走去。
      只不过那瓶水还没喝了,又被他随手放回了冰箱里。
      
      于是,当老三和老四结伴跑去翻冰箱的时候,“…………”
      
      “浑、浑蛋,它怎么还在!”
      
      “谁快来把这瓶水扔了!”
      
      可是谁敢啊,真心没人干去这么干。
      谁知道会不会摸两把瓶子就被凯撒之雷给劈开花了= =!
      
      太恐怖了,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没事?!
      
      “他人去哪儿了?”
      
      “不知道。”老二放下厚重的书,从包裹堆里冒出个脑袋,“听说是给斯莱特买种子去了。”
      
      “切——破花破草,早晚给他踩成稀巴烂。”
      
      “欺负弟弟是不对的哦,小龙。”熊茂笑眯眯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难道还在为爸爸而吃醋吗?由哥哥来亲亲你好了。”
      
      龙.尘斯听完这句惊悚的话居然没有立刻跑掉,反而很正经的问他,“那你能给我出去买红烧肉吗?”男人做的味道太淡了,油水也不够,吃着没味儿啊!
      不是都已经买食谱了吗?手艺怎么还不长进呢!
      
      熊茂代代一愣,半晌没说话,直接啃上了龙小孩儿粉嫩嫩的脸蛋,“好呀,先亲两下,红烧肉欠着。”
      
      龙.尘斯,“…………”
      
      所以这笔买卖算是赚了还是赔了呢?
      
      锡兰大街,原特之城治安最差的一条街道,这里的道路早已不够平整了,政府却不会拨经费来修这样一个地方。
      社会的混子、黑帮团伙、小偷聚点什么,几乎都在这里,一端一个准的。
      
      但是为什么发展至今越来越乱,却没人来端老窝呢。
      没听说过警匪一家么,有些事儿不是犯罪团伙单方面得到好处,警署也有部分牵扯在其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捞到很多油水,公务员的那点固定工资哪够他们养家糊口+胡作乱闹。
      
      再说了这种事儿上面也没阻止,那就是赤-裸-裸的放任了。
      
      满街小混混,奇装异服,左青龙又白虎,纹身烟头大黄毛一个都没少。
      而司徒天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与真正的无业游民无异,还特意用破布拼补了一套,专门做了些准备。
      
      可到这里才发现,他这一身破布条完全不够看啊。
      人家那些衣服才叫潮流,二十一世纪的网购都未必能买到款式如此新颖,布料如此节省的衣服。
      
      □□早年就禁了男人在街头光膀子,再热大家也会多少顾忌一些,要光回家光,街上至少能套个宽敞大背心。
      但是这里丝毫不用顾及,他们上头都有人,爱怎么折腾也不会有人来管。
      渐渐放纵的就没有边了。
      
      不过好在司徒天那身破布装虽然不算是这地方的潮流主线,却也算是奇装异服的一种,并没有在进街的第一时间就被人给堵上,而是顺利潜入了内部。
      
      一副黑框大眼镜和细碎的刘海成功将精致的五官做了掩护,嘴唇上还涂了点白色,让自己看起来苍败些,遮住了淡粉□□惑,就好像一个染上某方面瘾的人,眼神低迷而执着。
      
      我是来买“货”的!
      
      “啧啧,又是瘦老头造的孽么。”一个站在街边叼着烟卷的男人目光斜视了下司徒天,对身边的男人说。
      
      “看这样的应该是了。”男人笑眯眯地摸着下巴,不禁感叹了一把,“这个长得也不怎么样啊,怎么还能被瘦老头看上呢?”
      
      瘦老头只是一个代号,他本名叫西诺,是锡兰街上有名的大毒枭,被外城通缉后逃到了原特投奔在警署做副头的大哥,结果就这么被保了下来,现在连通缉令都给撤掉了,可这人却并不想离开原特,反而在锡兰这里扎了根,又干起了老本行。
      
      “说不定是换口味了。那个变态只要肉-体够新鲜,可不管什么长相的。”
      
      锡兰上混的都知道瘦老头卖货的诡异条件,想要货是吧,可以,不是用你的钱来换,他根本不缺这个。
      要的就是你的菊花。
      
      司徒天忍着嘴抽的冲动,快步走到了那家交易所。
      特么的没想到锡兰街上还有这样一个变态毒贩子,= =扮成有毒瘾的人意外地撞上了枪口。
      
      结果低着头的粑粑一个没留神,在进门的时候撞衫到了一个男人的肩膀。
      “抱歉。”
      
      司徒天扶了扶歪掉的眼镜,下意识扬起头,却发现男人整整比他高出了一头多,这样明显的身高差距令他非常不爽,道了歉转头就走。
      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脸看上去有些熟悉,正是与他在民众大厅办手续时候有过一面之缘的伦纳德,一双罕见的浅蓝色眸子足以令人印象深刻了。
      
      “哥,你怎么出来这么快?”
      
      “办完了,走吧。”伦纳德手中捏着一张名单表,含着浅笑对弗格斯说。
      
      弗格斯乖乖点头,“唔,那快走。”
      首先,他非常不喜欢这条街的氛围,同样涉黑,这里可比忻城的气氛差远了。
      其次,是他这位老哥= =,每次笑绝逼都没有好事发生。
      
      “又是你,呵呵。”哪怕做了变装,可身上的干净的气息却一点也没变。
      不过,这个在民众大厅里见到的无助却会凶巴巴瞪人的漂亮男人,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愧是卖黑情报的地方,整个店的内部装潢都是以黑色和金属色为主。
      司徒天看到了柜台倚在柜台上打瞌睡的老头子,与记忆中的面容准确无误。这个看上去浑不起眼的人,确实这家情报所的大BOSS。
      
      “给我一份外城中等黑工信息。”他用自己刚刚做饭得来的一次言灵机会,直接切入此行主题。
      他不可能再办身份证了,所以只能□□工啊。
      
      老头眼中迷茫了一瞬,呆呆却流利地道出了他需要的情报,“忻城的帕森区有一家地下酒吧,那里的后厨在招人,包吃包住月一百银。每月20号会有一次地下狂欢派对,当天还会有大概三十银的加班费可拿。情报费收十金。”
      
      = =都问出来消息了,谁还会给你情报费!
      
      司徒天满意地离开了,他走后,老头继续拨弄着柜台上的破算盘,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特比,刚刚店里有客人来过吗?”
      
      “BOSS,怎么了?我刚刚出去买了包烟,没在店。”
      
      “没事,可能是我睡糊涂了吧。”老头抓起一把梳子开始整理自己的一头杂毛。
      这时候是,司徒天已经溜出了锡兰,直奔回家的公车站。
      
      咳……刚才在地上捡到了张乘车卡,反正明天就快走了,不用白不用。
      
      每坐一回车要刷掉3枚银币,按照大城市的收入标准,月一百银工资真心不算多,不过包吃包住却是个非常诱人的条件,可以省去一大笔房租和保证金。
      就是不知道那边允不允许自己带五个孩子住进去。
      
      不,他必须允许。
      就算不允许,我也会让他允许的。
      
      言灵师爸爸在这一刻燃烧起来了。
      
      “吡——”车卡余额显示:328银!!!
      
      赚到了……我们全家跑路可以坐大巴刷卡了……
      
      司徒天带着这样一个好消息回到了家,而发现搞丢了车卡的弗格斯这回蹭了自家老哥的车票。
      谁让他虽然是个富二代,出门却没有带钱的习惯呢。
      
      “要去补办吗?”伦纳德问。
      
      弗格斯撇了撇嘴,“懒得去,反正里面也没多钱了。”
      
      “那走吧,回忻城。”
      
      “嗯。”回了忻城,谁还坐公交车那破玩意啊。
      
      ————
      
      “你回来了。”
      
      “嗯。”司徒天放下给孩子们买的几样水果,接住了主动跑过来抱抱的老五。
      
      斯莱特伏在他的胸前,嘴唇静静贴近了他的耳根,“为我,把药草拔-出来。”
      
      “为你,把药材拔-出来。”司徒天眼中失去了焦距,很快又恢复正常,然后笑眯眯的亲了亲斯莱特的脸蛋,除了拔草的事儿,还有怎么处理药草和熬制的全过程,都已经深深印在他脑子里。
      “吃这个吧,剩下的都交给爸爸。”
      
      “好。”斯莱特隐去眼底浅浅的情绪,接过了他手中的袋子。
      
      后记——
      
      斯莱特:把裤子,脱了。
      
      司徒天=口=:…………
      
      斯莱特:爬过来,亲我。
      
      司徒天掀桌,“够了!斯莱特,我才是言灵师,你这是在抢饭碗!”
      
      斯莱特:把你自己,绑起来。
      
      司徒天=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这绝逼不是在卡高-潮啊,只是让你们的高-潮更持久(喂你下限呢!)
    很多妹子们猜出来鸟,明天小攻能()()()()!
    最后推荐一位总受的文,我经常性攻占他菊花,摊手……




    你好毒
    走啊,一起撸串!



    初云
    和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星光不及你
    蓄力待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