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言灵师

作者:莲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成爹,坑爹了!

      窗外天寒地冻,饱经摧残迫害的小木房在冷风中不停摇摇晃晃,年久失修的窗框也吱嘎吱嘎作响,处处都弥漫着危房的气息,安全系数绝对已经破表了,令司徒天总觉得这里甚至不如建筑工地边上那些临时搭建的简易房。
      
      缓缓睁开眼,他平躺望着单薄到随时都有可能被积雪压垮的屋顶,食指和中指时不时相互摩擦,静静地整理着自己心中乱成一团糟的思绪。
      
      脑袋还嗡嗡的非常难受,嗓子也疼得厉害,应该是重感冒了吧。
      
      “咳咳——”
      一串断断续续的咳嗽似乎已经验证了他的判断。
      
      不过好在眼前不再模糊,司徒天终于看清楚了屋里的一切“摆设”,包括那些昨天被他误以为是煤块堆,实则是积成小山状的烂布脏衣服全纠结成了小团儿,还有瘸腿桌子和起皮的墙壁不是刻意营造的复古感、以及那粗糙如小土丘的地面……
      
      经过一夜令人很想刷负的差眠,司徒天勉强接受了自己穿越到一个陌生地方的现实。
      其中的穿越重点便是——他从两个弟弟的哥,变成了五个儿子的爹。
      
      这真是个飞一般的跨越一一+
      
      他变老了。
      
      司徒天并不是一个无神论者,因为司徒家的每个子孙都有些特殊的异能——就是言灵,轮到他们这一辈自然也不例外。
      
      但关键就在于力求异能平衡的大社会发展至今,司徒一家人丁愈来稀薄,言灵能力的限制却在不断增加着,像他们哥仨这样“鸡肋”的言灵能力在日常生活中可以说没什么大用处了。
      
      是的,司徒天言灵能力非常鸡肋!
      鸡肋到令他不愿意承认那是属于自己的异能,食之无肉,弃之点赞!完全不想和任何人提起的……
      
      所以在得知自己穿越后,司徒天首先惦记起的是家里两个弟弟,有点闷骚的二弟司徒御和挑食厉害的老么司徒桥,而不是有可能成为穿越后金手指的言灵能力。
      
      从来都是三兄弟相依为命,他非常放心不下只立业还没成家的弟弟们,甚至没能令牙疼的弟弟吃上最后一锅水煮鱼……
      他这个大哥很是失败!
      
      司徒天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洛牙大陆,还有什么破风之城,有乐街……都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
      缺角泛黄的破地图上没有中国也没有美国和棒子。
      
      家里虽然贫瘠得找不到一面镜子,可是比以往白皙多了许多老茧的手,及肩的黑色自然卷曲长发,至少缩小了三个尺码的脚号,都无一不在提醒着他——这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身体。
      
      魂穿,这个词他是从美术班学生们口中听来的。
      
      经过昨晚的深深浅浅的试探和套话,他已经从家里最年长的孩子口中得知自己现在身体的名字叫做“天”,具体姓什么孩子们也不知道,那一双双清可见底的澄澈大眼睛并没有发现一丝隐瞒,有的只是疑惑。
      
      他们觉得自己的爸爸变得好奇怪!
      
      “呜呜呜,爸爸你身体真的没事吗?”
      
      “555555可怜的爸爸……为什么我们还没有成年!”
      
      “爸爸你不要像妈妈那样抛下我们,我们会很乖,我们真的会很乖很乖!”几个孩子到最后竟然呜呜的哭成了一团,小鼻子蹭得红彤彤的。
      
      司徒天认为这已经可以判断出——首先,身体前任对孩子们的教育并不到位,已经过了□□的入学年龄线,竟然还没改掉遇事首先哭鼻子的毛病。
      不过从目前来说这点对自己是有利的,什么也不懂的软小孩儿比较好糊弄。
      
      慢慢的又从戴眼镜的孩子那知道了“我”现在并没有固定收入,暴风雪前的储备粮由来是临村的村落首领家仆人住处。
      路过的时候,全家一起从那里顺来的!
      
      ——他居然是个无业游民,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不说还经常干偷鸡摸狗的事儿,已经有带坏孩子的趋势了。
      
      司徒天有些皱眉地想,一个无所事事的社会混子,家中穷得揭不开锅却依然不求上进,被老婆连带儿子一起踹开了,真……还有这房子,破得简直令人发指,但是孩子们却表示房子只是借住,雪停以后他们必须搬离这里。
      
      没房没车没存款没媳妇没工作……那你当初到底为什么要生这么多孩子?!
      
      这点是最令司徒天想不通的,也是他目前为止最头疼的一件事——人生地不熟还要替别人养孩子?!
      五个!居然有五个!还是在这样恶劣的家庭条件下。
      
      真的非常不爽。
      
      由于屋子里没有灯也没有类似烛台等可以照明的工具,窗户和门又因为大雪没停而关得紧紧,导致室内光线异常的昏暗,五个男孩儿就蜷缩着他们小小瘦瘦的身体,共同抱着一个破陋的毯子,瑟瑟发抖着挤在黑漆漆的墙角打盹。
      
      因为全家唯一的一张“床”,此时正被他睡在身下。
      
      “爸爸,你醒了?”家中老四,同时也是昨天爬上床后被司徒天揉脑袋问家里大人在哪儿的孩子,此时小心翼翼地从毯子里钻了出来,迈着柔软的小短腿儿颠颠地朝他跑了过来。
      
      整个过程中老四基本没有发出声音。
      
      只是出于龙道主义才不想吵醒他们四个,绝对不是因为其中有两个起床气很严重也许会挨揍!
      龙.尘斯愤恨地握紧了小拳头,你们等劳资成年的……
      
      司徒天微微一怔,就感觉一双冷冰冰的小肉手触碰到了自己的额头上。
      
      小四很吃力地垫起脚尖,终于在小脸憋到涨红前成功摸到了自家爸爸的脑门,皮肤很光滑,温度滚烫灼人,但是对一个冻到脸色发青手脚发麻的孩子来说很有吸引力。
      
      真暖和啊!根本就不放把手放下来怎么办!
      
      小孩儿的举动令司徒天想起了自家老么司徒桥,心中回温的同时又带着无尽的伤感。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弟弟们……
      
      “冷了吧,要不要上来睡一会儿?”司徒天问,怎么说这现在也算自己儿子了。
      
      小爪被一只大手温柔包裹,暖融融的触感令小孩儿眼睛顿时一亮,真的可以吗?
      随即便迫不及待的回答,“要!”
      
      “不行!”戴眼镜的小男孩儿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他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圆润的小脸上,露出了与年龄不符的严肃与成熟,只是那肥大到衣摆拖地面的毛衣令稚嫩未脱的眼镜包子看上去像个故意在逗你开心的小大人,“爸爸在生病,你不要打扰爸爸休息!”
      
      他义正言辞!但是爸爸……
      
      小男孩儿顺了顺额头爆出的青筋,在心底默默给自己洗脑——那两个字只是个称呼,只是称呼!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可是——”龙.尘斯有些不甘地咬了咬粉唇,特么的大冷天谁愿意和你们挤在墙角睡啊?劳资的屁股都快咯出血了!
      
      无论是抢毯子还是和对方口头理论甚至直接扑上去掐架,他都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杯具!龙.尘斯早就深深地意识到了这点。
      于是……我不和你硬拼,这不是还有个“爸爸”在么?
      
      “爸爸!”内心暗恨不已的小孩儿一转脸,眼底已经聚集了不少湿润润的水汽,可怜巴巴地憋了几口气,还咬红了嘴唇,硬是让眼角冒出了几滴水来。
      演技乃实力派不解释!“爸爸……呜呜呜……好想和爸爸睡!”
      
      眼镜男孩儿熊茂嘴角抽得一塌糊涂,这个丢人没下限的货……
      
      “上来吧。”司徒天被两个孩子可爱的表情逗笑了,张开双臂,有点吃力却还是将肉嘟嘟的小男孩儿抱到了硬板床上,快速裹好薄被,顺势还掐了两把脸蛋。
      这毛病是照顾弟弟时候养成的。
      
      接着,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另一个小男孩儿身上,小小年纪就近视了,现在带这孩子去医院做个视力矫正还来得及么?
      “你也上来吧。”说着朝小眼镜也伸出了双臂,不能偏心眼。
      
      他已经接手了这些孩子们爸爸的身体,责任无法推却。
      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龙.尘斯傻了,雄茂也傻了。
      
      等他们都回神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肩膀贴肩膀亲密无间的靠拢成了一排,被瘦弱的男人搂在了怀里,单薄的被子几乎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男人一定很冷,但是笑容看上去却仿佛很温暖。
      
      “你……”参差不齐刘海的遮掩下,是两个孩子复杂的眼。
      这个男人……
      
      司徒天轻轻拍了拍他们的背表示安抚,又朝墙角边已经醒来的另外三个小豆丁发出了邀请,“一起过来吧。”
      
      三个小孩僵硬着谁也没动。
      
      像是早就知道他们会这样反应,司徒天无奈笑了笑,安顿好床上的两只就踩着布鞋去逮剩下三只。
      先裹了层被子,又加了层毯子,司徒天还算满意的点点头,虽然做不到足够保暖,但是比起之前那样窝墙角里睡觉要强多了。
      
      五个孩子几乎占满了整张床,他却并不在意没了自己睡觉的地方。
      
      “爸爸,你呢?”龙.尘斯下意识脱口。
      
      “我?呵呵,睡了一天我已经不困了,你们再一会儿,现在天还早。”司徒天身体虚弱,精神状态却不错。
      再这样高烧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最好能弄点药草或酒精,感冒药咳嗽药已经不能指望了。
      
      “爸爸——”
      
      “嗯?”司徒天侧身看了看一脸难受的龙.尘斯,“怎么?吃饭的时候我会叫你们。”
      
      “不是的,爸……”嗷,好痛!该死的熊猫,别再掐了!
      
      见小孩儿脸色铁青,司徒天脚步一顿:“想尿尿了?”
      
      龙.尘斯一个激灵坐直身体,没尿都快被掐出来了,但,“不是,嗷……要、床要……”塌了!
      
      “轰隆”!小屋里浮起一朵安详的蘑菇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坑还很新,刚挖的土还热乎呢,求撒花求收藏求爱抚!



    你好毒
    走啊,一起撸串!



    初云
    和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星光不及你
    蓄力待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