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言灵师

作者:莲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斯莱特将装水果的口袋都放到了另一间卧室里,几个包子最近油星沾多了,正是需要来点清新食物解油腻的时候,很快就一齐朝着鲜嫩多汁的水果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心中对斯莱特的好感度也稍微上升了那么一些。
      
      这个自闭臭小子没独吞?嗯,也不是那么讨厌。
      
      其实= =,斯莱特偷偷给自己独吞了一个大西瓜。
      
      家里的男人回来了,去露台忙乎了一阵后再次一头扎进了厨房里,房门紧闭,灶台忙碌,只是偶尔有些飘香的味道传出。
      谁也没多在意就对了,毕竟这几天男人做得最多的就是把自己闷在厨房里不出门做饭。
      
      斯莱特一个人抱着西瓜靠坐在阳台的栏杆上,静静地望了一会儿破旧的厨房门,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很快就埋藏在了幽深的黑眸之中,快得令人看不清楚。
      虽然这些草药用法力催发速成,肯定不如宝典上记载的原味效果好,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什么也做不了。
      
      无论是斯莱特还是家里的其他包子,都在他们最狼狈甚至重伤即将死掉的时候被天捡了回来。
      他们身体早就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其实有很多的机会可以离开天,走出这些在他们眼里完全没大用的城镇,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
      为什么?
      
      因为,任谁也想不到,他们会和一个普通的人类生活在一起,这么久。
      
      首先这一点,就是最好的掩护。
      
      他们在等待一个共同的契机,强大,离开。
      成年。
      没错,就是成年,不仅仅龙.尘斯在意,其他包子也非常重视种族的成年分界线,只不过家里心直口快的只有龙包子一个罢了。
      
      成年以后,很多事情做起来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了。
      
      “哈欠,今天他做了什么?好像味道有点奇怪。”
      
      “他做的哪个味道不奇怪?”司狼抄起地上的一盆炒面,直接用小爪子抓吃起来,“唔,看着油汪汪的,吃起来怎么就……哎……”
      期待越高失望就越大,男人做的食物就是如此。
      
      空有好看的外表有毛用啊摔!
      简直就和这个漂亮男人的属性一样了!
      
      龙.尘斯狠狠鄙视他一眼,抱着盆继续吃他的没味儿红烧肉,“你忘了以前吃馊食的时候吗,那时候也没见你抱怨过味道啊。现在有刚做的饭菜可吃,还有水果可以塞牙,你竟然还不知足上了。”
      原来狼是这样一个种族吗?
      
      司狼沉默了片刻,将他放下的那盆炒面再次拾起来,继续抓着往嘴里塞,有些自嘲地笑道,“原来我还不如你看得明白,小龙。”
      
      比起其他包子略显高大的炎,从身后静静地环住司狼小小的身躯,低声在他的耳边说,“没事,有我在。”
      
      “嗯,我知道。”
      
      很多事情,还未开始。
      
      夜幕降临,家里要带走的东西基本都打好了包,重的,没用的基本都卖到了旧货市场或是二手店,房门钥匙明早放在一楼的报箱里,中介的人会自己来取走,这是司徒天去与他们商量后的办法,可以节约下了不少时间。
      这样他们一家就不用背着大包小包特意再跑一遍中介了。
      
      不过行李其实没有想象中多,除了每人一个小包裹外,其他基本就是食物= =!
      因为饭菜太多,除了打包好的一部分外,司徒天还专门送去了市场,给这几天照顾他很多的大爷大妈们分了不少。
      
      这是他给儿子们上的第一堂课——节约我们身边每一种蔬菜粮食,善待并适当回报每一个对你好的人。
      
      待夜深人静时,药,终于熬好了。
      
      四只包子已经睡下了,老大搂着老三躺在床的一边,老二强压着不老实的老四,躺在床的中央。
      另一面是他们都没说却默契留下的位置,给老五预备的。
      
      虽然那自闭的臭小子后来一个人在露台上啃起沙的大西瓜,根本就没给他们留份!
      
      另一个房间里,刚辛苦完的粑粑酱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倒在大床上正准备先补个眠然后再研究去忻城的路线。
      却忽然想起白天他在锡兰捡到了一张余额充裕的乘车卡,他们一家明早可以直接坐每隔30分钟就发车大巴去忻城,线路图暂时就用不上了。
      
      司徒天一翻身,正好压倒了一个柔软的小身体,登时吓得瞌睡虫都没了,“斯莱特,疼不疼。怎么还没睡。”
      
      卧室里没开灯,昏昏暗暗的。
      
      而被他上-下-其手检查的小孩儿则表现得非常乖巧,“我在等你。”
      一副依赖爸爸的好宝宝架势。
      
      司徒天心中那一小块柔软瞬间就儿子被触动了,这就是父爱泛滥的感觉么?真特么好啊,“今晚和爸爸一起睡吧。”
      爸爸激动地把儿子往胸前一搂。
      
      斯莱特,“…………”
      
      我有说了什么,让你激动成这样么。
      
      司徒天忽然想起了自己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回家以后又直接进了厨房,总不能带着一身油烟味就把儿子抱着睡了。
      于是他说,“爸爸去洗个澡,斯莱特先睡吧。”
      
      “好。”斯莱特答应得爽快。
      
      但是当司徒天走进了浴室以后,他人也从床上蹦了下去,直奔厨房,从冰箱里翻出了那碗被爸爸酱熬好的药汤。
      闻了闻味道,有些腥咸,他一口气全部灌入,试着催动浑身能量,与滑入胃中的药汁渐渐融合。
      
      “噗——”斯莱特还是没控制住地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斯莱特没想到这个男人的精神支撑力竟然会有这么强大,几乎耗尽了自己用来护住心脉的所有信仰之力才让他毫无察觉地完成了自己的要求。
      不过这也说得通,司徒天的体质,与常人不同。
      其他四人没有察觉,他这个人族最高领导者却对自己的子民有着很深的了解。
      
      背后,有华丽的金色羽翼时隐时现,因着他身体的不稳定情况而随时变化着。
      斯莱特抬手,在胸腔中平静下来后,轻轻抹去了厨房内鲜红的痕迹。
      
      这时,他背上的羽翼已经稳固成型了,它们肆意地张扬着,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金色光晕,照亮了这间窗帘紧锁的漆黑卧室。
      
      一个身形完美的成年男子,撑破了干巴巴的小衣服小裤子,四肢逐渐成长,伸长,坚实有力的手臂肌肉,结实强健的腹部肌理,如刀削般的脸鬼斧神工,轮廓清晰,剑眉浓黑,因为双唇轻抿,令下巴的弧度微微上扬,使得整张脸高傲而冷俊。
      赤-裸的全身,蕴含了无限爆发力。
      
      因为几乎动用了自己身体上下还能调动的所有老本(信仰之力),导致斯莱特在喝下特殊的汤药后,没有立刻掌控住它们,反而被那股隐藏力量牵着鼻子兜了好几圈。
      最后,就恢复成了现在的模样。
      
      但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只是一时的失误所导致,他很快又会变回干瘦矮小的老五斯莱特。
      在巫咒没有彻底解开前,这一切都是徒劳。
      
      这时,有门响了。
      满身水汽的司徒天正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结果一抬头,不防地撞进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司徒天微微一愣,斯莱特也跟着愣了一下。
      他把男人进去洗澡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住的地方一直都不算大,平日里也没少见过男人换衣服的场景,如今短暂地恢复真身,看着光-裸的男人倒是多了一份不明的情绪。
      
      但是比起淡定的斯莱特,司徒天可是几乎吓傻了。
      
      卧槽就进去冲了个澡,出来家里怎么就多出个裸-男来?尼玛这男的到底有多高啊!
      同样全-裸,一个有料十足,一个白斩鸡小蘑菇。
      
      司徒天望着对方的完美的倒三角身材,非常没出息地嫉妒恨了。
      这人天生就是来打击别人的吧。
      
      不对,这不是重点!
      “你是谁?”司徒天开始戒备,难道是住在这附近的爬窗户暴露狂?
      
      等等,小五人呢?
      
      “斯莱特,你在哪儿?”司徒天扯着嗓子一喊,可惜没人回应,倒是他面前的裸-男,眉头微微皱了两下。
      
      “安静。”若是把隔壁的那四只吵醒身份就要暴露了。
      
      斯莱特朝前动了两步,引得司徒天频频后退,又想扯着嗓子大喊,却被强壮有力的男人直接捂住了嘴巴,人被死死钉在了墙上,动弹不得,好像鱼板上待宰的那神马。
      
      “唔唔唔……”我儿子哪去了!
      他根本做梦也想不到,面前这个男人就是。
      
      司徒天扭动挣扎,浴巾早就掉在了地上,现在是真正的赤-裸相对。
      两个裸-男,一个精致纤细,一个高大冷俊。
      
      “再说话,就把你儿子杀了。”斯莱特被男人折腾得有些不耐烦,胸腔中一阵气血翻滚,令他情绪有些不稳定,口吻更加冷漠起来。
      
      但是司徒天的情绪却比他更加暴躁,听到这句威胁后,简直像发了疯样的要和他拼命干架。
      特么的敢杀我儿子,那你绝逼要先把我宰了!
      
      “唔。”斯莱特被爸爸酱狠狠咬住了手腕。
      
      司徒天和他一阵撕扯,两人又都光着,下面某些不和谐的东西便不自觉地荡来荡去,啪嗒啪嗒偶尔还能撞在一起,互相问个好啥的。
      斯莱特明显注意到了,但是眼睛发红的男人却完全没感觉,一个劲儿要和他掐架,“你敢杀我儿子试试!”
      
      “笨蛋。”斯莱特仗着身高和体力优势,又一次把人给锁死在墙上,就在司徒天准备破口大骂前先一步死死咬住他的唇,直到见血,几乎要吞噬掉了司徒天的理智和生命前才放松了一瞬。
      
      唇齿间的摩擦令他冷静了不少。
      
      抬手,一个劈,将男人打晕,丢在了床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字体加大通知入V,周三入V,当天三更+开新坑(林枫和楚飞涯的坑,终于特么的要开了),莲妃周四考试,当天因为时间比较少所以日更,考完试莲妃就解放了,然后周五……预计是很多更,= =憋这么久了请让我释放一下,别控制的。
    然后入V以后除了特定的考试日之外,都会保证至少两更,新坑也是这个频率,两至三更双开齐发。
    找回以前的码字激情吧,你们一起监督我。
    PS:这么好的福利神马难道不值得你们一看咩?打劫你们手中的花花,长评给分分,凑字数别太严重我都给地,支持你们赚积分看文。
    PPS:加更是随着乃们冒泡的数量飙升地,日三更神马可以有,你们冒泡神马都有,咱就是要泡泡,考完试了几更都不是事。
    暑假啊,你来的太晚了,差点憋出毛病了……不能再让你们这群萌受质疑本攻的速度了!
    都撸起来!!!咱要是忽悠人随便打脸,啪啪地!



    你好毒
    走啊,一起撸串!



    初云
    和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重生之苍云无惧
    蓄力待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